首页 > 电视 > 正文

【血色残阳】[YYSoR]国语(30集全)[RMVB]
2014-08-26 20:13:37   来源:insjz   评论:0 点击:

【血色残阳】[YYSoR]国语(30集全)[RMVB]电驴链接下载地址:


中文名: 血色残阳资源格式: RMVB版本: 国语(30集全)首播时间: 2005年导演: 董志强演员: 赵琳
贾一平
宋春丽
李立群
何赛飞
修庆
史可
高蓓蓓地区: 大陆语言: 普通话简介:
IPB Image

【中文剧名】:血色残阳
【集数】:30集
【年份】:2005
【格式】:RMVB
【语 言 】 :汉
【字 幕 】 :中文
【监 制 】 :柳云龙
【主 创 】
出品人:陈健、黄着诚
制片人:杨健、毕玲玲
总策划、总监制:郭宝新、王少勇、彭琦
编 剧:林和平
IPB Image

IPB Image

【演 员 】
赵琳(饰演五太太仪萍):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,曾担任中央电视台生活栏目主持人,参演和主演的电视剧作品有:《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爱人》《别了,温哥华》《重返上海滩》《基因之战》《录像带》《5月12日》。
贾一平(饰演二少爷陶书远)毕业于中戏97表演本科,现为国家话剧院演员,参演和主演作品:电影《那年秋天》《无声的河》《大地起舞》;电视剧《乱世英雄吕不韦》《大醉侠》《乾隆王朝》《江南京华梦》《坐庄》《凤临阁》《中国式离婚》《我生命中的橄榄树》《错爱一生》《唐山绝恋》
宋春丽(饰演大太太)1977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进修班,先后任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、话剧团演员。参演和主演的作品:影片《鸳鸯楼》《天山行》、《妈妈你在哪里》、《鸳鸯楼》、《傻冒经理》《烈火金刚》、《九香》、《离开雷锋的日子》、《走出硝烟的女神》《姐姐》;电视剧《便衣警察》《红岩》、《浮华背后》。
李立群(饰演陶老爷)1974年毕业于台湾私立中国海事专科学校航海科;参演和主演的作品:电影《恐怖份子》《阿爸的情人》;电视剧《田教授家的28个保姆》《让爱重来》《人生几度秋凉》《似水浮生》《半生缘》。
何赛飞(饰演三太太雅芝)参演和主演的作品:电影《五女拜寿》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《红粉》《天涯歌女》《风月》《红楼梦一部》 《红楼梦二部》《红楼梦三部》 《红楼梦四部》 《红楼梦五部》《敌后武工队》。
修庆(饰演大少爷陶书利)参演和主演的作品:《水浒传》《射雕英雄转》《天龙八步》《龙票》《中华英豪》、《桃花传奇》、《飞到问情》、《王亚樵》、《断肠剑》、《欢天喜地七仙女》
史可(饰演二太太桂云)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,中央实验话剧院演员。参演和主演的作品:电影《兵临绝境》《都市枪手》《世界屋脊的太阳》《特别手术室》《偷渡的女人》《悲烈排帮》、《大顺店》《谁来倾听》;电视剧《梧桐,梧桐》、《片警》、《过把瘾》《中方雇员》《不说再见》《平民律师》;话剧《女人,女人》《离婚了别来找我》《女人漂亮》;音乐剧《日出》。
高蓓蓓(饰演四太太玉翠)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。参演和主演的作品:电视剧《北京夏天》《无暇人生》《人生有缘》《爱情汉堡包》《女子公寓》《上海沧桑》《等你归来》《等你说爱我》《家族利益》《售楼小姐》《啼笑因缘》《神探柯蓝》《啼笑因缘》《未列入名册》《摇摆女郎》;电影《女人的天空》,
IPB Image

IPB Image

【内容简介】
民国初期。江南古镇陶家大院出了一件怪事,后院古井突然冒出绿水,伴着浓浓的腥气。大院里的人个个胆战心惊,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。谁都知道,过去犯了家法家规的陶家主仆,有好几个被扔进这口井里。大太太在井边敲山震虎,旁敲侧击。这时,在上海做生意六年多没回过家的陶老爷家书到了,信上说他的六十寿辰要在家中过。这消息让所有人惊恐大太太掐指一算,二天后就是老爷生日,于是,陶家上下忙成一团。除了忙着迎接老爷和准备宴,更忙着掩盖这六年多的是是非非。
生日这天,日上三竿,仍然不见老爷回来,家人正在着急,突然家丁禀报,老爷回来了。众人慌忙出来迎接。
大门打开却令众人大惊。一位身着孝衣的纤细女子出现在众人面前,自称是陶老爷的王姨太。众人忙问,既是陶老爷的五姨太,老爷现在何处?五姨太还未开口,已是珠泪成行。五姨太说,她和老爷在回来的船上遭了土匪,土匪砍死了老爷,劫走了财物,并糟踏了她,如果不是老爷生前对她有恩,她就自逃生路了,可老爷在世的时候对她恩宠有加,她才念着这份情义把老爷的尸首运回了家中。这时众人才注意,五姨太身后的大车上躺着血肉模糊的老爷,人早已经是僵尸一段了。
陶家大院顿时一片混乱,表面好像悲哀,内心却迥然不同。所有人匆匆的脚步,好像欢呼庆幸的鼓点。没人张罗准备丧事,大家却对五姨太提出了疑问。倒是听说老爷在外面娶了一个五姨太,可这个陌生的女子是五姨太吗?还有,这个血肉模糊的尸首,是老爷吗?大太太说,老爷身上有个标记,众人急忙把尸体翻过来,尸体的后背有块红痣,众人松了一口气。虽然这个尸首上有着这块红痣,那就能证明这是老爷吗?经大太太这样一提醒,众人觉得这事情确实蹊跷,开始怀疑这个自称是五姨太的女子有诈。
自称五姨太的女子叫仪萍,她一副坦然的样子,说,她本来想等老爷的丧事办完了再走,如今众人这样看她,她只好马上离开了。可大太太却说,本来也不想留你,可这时候你想走,你走不了了,事情不弄明白,你别想离开陶家大院了。几个姨太太怀疑老爷在上海囤积巨额家产,怕五姨太独吞,于是异口同声扣下了仪萍。丧事停办,请来了警察局的老阎,老阎也觉得此事疑点甚多。他去摸当家主事的大太太的底,大太太优雅的告诉老阎,不管她是不是五姨太,我都把她祭井。老阎要把五姨太抓进警察局,大太太制止,陶家的脸面不能丢,她有能力主持管理这个家。
老阎、大太太、众姨太太审问五姨太仪萍,仪萍拒绝回答。说自己累了一天,几天没吃东西了,她让下人准备洗澡水和可口的饭菜,大家面面相觑。五姨太告诉大家,我不会飞檐走壁,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,有话明天说。大太太只得让下人去服侍五姨太。
回到自己房间的大太太越想越不对劲儿,她命令下人把五姨太扔进柴房,在没确定身份,没搞清楚事情缘由的今天晚上,你不能享受陶家姨太太的礼遇。五姨太不恼不怒,喝完碗中最后一口汤,漱了口、净了手,自己走进柴房,众姨太太一直冷眼旁观。大太太威严地扫视众姨太,众姨太痒痒地走回自己屋,心里咬牙切齿,老爷是豺狼,大太太是虎豹。大太太是陶家的天,更没她们的好了。
第二天早晨,大太太房里的使女小福子大呼小叫,大太太挂在梁上,身体还在摇晃着。众人急忙把大太太放下来。大太太已经死了。姨太太哭天抹泪,下人惊恐万状。七手八脚抬大太太的尸体去昨天晚上刚刚搭起的灵棚,这时二姨太太发现大太太的一只手指头在动,她刚刚要张口说话,四太太用胳臂肘狠狠地撞了她一下,二太太捂住嘴巴。
陶家大院一下陷入恐怖之中。大太太一死,大院里群龙无首,一片混乱。人们忘记了审问五姨太太,当务之急是推举一位主事的姨太出来支撑局面,按顺序排列,大太太不在了,二姨太就应该掌政,可二姨太是一个性情软弱的女人,别说旁人不信任她,连她自己也没有信心接管大院的权力,而最有能力挑起一家之主担子的人,大家心里都明白,应该是三姨太,可三姨太过于工于心计,做事心狠手辣,所有的人都怕大院里的权力落入她的手中,且世事混浊,这些年大家在一起生活,难免不勾心斗角,磕磕碰碰,这些不痛快的事儿三姨太记着呢,真要让她掌了权,谁也别想好过了。于是大家都保着二姨太,让她出面主事,可二姨太实在是扶不上台面, 面对大院里混乱的局面束手无策,毫无办法,无奈,众人重新商议,只好同意让三姨太主政。
三姨太当政后,第一件事就是解放五姨太。一切安排妥当,下人们散去,当家的三姨太走进五姨太的房中。五姨太不卑不亢,谢当家的赦免。三姨太太听了非常受用。她对五姨太说, 你是谁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你不是五姨太,可我希望你是五姨太,你不是五姨太,麻烦就会越来越多,你是五姨太,一切就风平浪静了,说完就走了。
院子里的下人忽然大叫起来,他们说大太太诈尸了。众人急忙跑出,看见大太太坐了起来。几个姨太太慌张忙乱,三太太喝住大家,叫下人拿石碾子压住大太太,管家迟疑,但四太太帮三姨太催促管家,五太太怀疑大太太没有死,她想去制止,觉得应该找医生看看。二太太把她拉到一边,说诈尸的事这里经常发生,是不详之兆,必须这样。下人们在三太太的指挥下,已经把大太太放平,身上压上了重重的石碾子。
院子里停着两具死尸,陶家没人去办理丧事。三姨太主持在议事厅审问五姨太仪萍,陶家大院的人都参加了,警察老阎也在场,几个姨太轮流着对五姨太发问,问老爷的生活习惯,问老爷的身体特征,问老爷有什么爱好,开始五姨太不答,理由是这么些女人来谈一个死去的男人的隐秘,尽管这男人是老爷,也是件羞耻之事,可是众人穷追不舍,要她回答,五姨太抵挡不住,只好一一回答,却对答如流,众人一时面面相觑,警察老阎也没了办法。三姨太当场断定, 仪萍就是五姨太,大家不要再疑神疑鬼,当务之急是办了老爷丧事,让大院先安定下来,再做计议。可就在这时,土匪马一刀让人送来了一封信,信上说陶老爷并没死,在他手上,只要送来五千俩黄金,他就可以放了陶老爷让他回家。
陶老爷真的还活着吗?
大院里的人全部懵了。于是有人说,不管老爷是否活着,马一刀要的黄金还是应该送去,以免老爷真的活着,马一刀不见黄金要了老爷性命,岂不误了大事。可一大部分人说,马一刀历来鬼诈,此事不可轻信,万一黄金送去,不见人归,不是人财两空吗?正在争执不下之时,三姨太拿着家里的帐薄出来对大家说,无论老爷活着还是不活着,别说五千俩黄金,就是五百俩黄金也拿不出来了,陶家绝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富贾一方了,这些年老爷做生意连年亏本,加之家里开资的耗用,已经财尽银亏,入不敷出了,只不过大太太活着时不肯向人们透露而已。如果谁还幻想着救回老爷,那就大家拿出私房钱,凑足了送给马一刀。这话说完,众人哑言,不再有人坚持给马一刀送黄金了。三姨太同时说,大家多年来不都是想离开大院过自由的日子吗?等老爷的丧事办完,大家就散了吧!想去哪去哪里。这话正中所有人的下怀,这个鬼森森笼子似的大院人们实在是呆够了,谁不朝思暮想离开它呀,只不过老爷活着时谁也不敢有这样的奢望,陶家的家法厉害着呢。一时间人们收拾私藏准备离去,可心眼多的四姨太发现,三姨太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而三姨太前些年几次私逃被老爷打得半死,现在机会来了,她却稳住不动,是何缘故?
就在这时,不知从哪传出一条消息,说陶家大院表面财资匮乏,其实并非如此,陶老爷有一笔巨财藏在秘处,三姨太不肯离去,是惦念着想把它弄到手中的。这消息谁传出来的,无人可知, 可这消息却像风一样刮遍了大院的每一个角落。这一下子,所有的人都不肯走了,可三姨太发布政令,说老爷发丧所用资金,是从驻军刘师长处借贷的,借贷时已经把房子押给了刘师长,三日后刘师长就来收房,此前大家必须离去。四姨太问借了多少钱,为了保住陶家的老宅大家凑,绝不能让陶家祖上留下的老宅流入他人之手。没想到众人毫无异义,明知是三姨太和刘师长合谋想坑大家,大家却凑足了钱还给了刘师长,这时人们才知道,陶家不是没有钱了,陶家的油水大着呢,可这钱不是在陶家的帐面上,而是在每个人的私帐上了。还了钱,二姨太和四姨太提出,三姨太没有资格主政家事,大姨太刚死时,动乱之中谁也没想好,就推举她当了政,可是如今诸事己经平稳,应该重新考虑谁来当家做主的问题了。二姨太推举四姨太,四姨太不乾,四姨太推举二姨太,二姨太又不乾,嘴说不乾,却盼着有人来支持,三姨太说话了,她推举五姨太当家。众人愣了。三姨太的理由是,现在老爷到底死没死谁也不敢说定,万一老爷有回来那天,大家也不会落下埋怨,再者,五姨太是有学问的人,在上海读书见过世面,主政陶家大院,非她莫属。众人愣过,虽然也不是太情愿,想想总比三姨太主政要好,于是就同意了。其实大家的心意不是盼谁来主政,而是盼着没人管事,每个人就可以放纵欲望,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。
五姨太对三姨太的推举倍感意外,三姨太本来都不相信她是真正的五姨太,为什么还推举她来当政呢?很快她明白了,推举她做主事人,其实形同虚设,没人会听她的,大院里的规矩、权威、阴森森的气氛都不复存在了,人们获得了空前的自由,为所欲为。但是好景不长,大院里开始闹鬼,夜深时总有一声冷笑传来,每个人都可以听见,令人毛骨耸然,五姨太请来巫师,巫师行了法术后说,大院里的罪孽太重,如今大院里的人不守家法乱了纲常,陶家祖上不满了,如不停止乱行,将有大祸降临。于是五姨太开始整理家政,在三姨太的帮助下,执法严厉,心狠手辣, 完全不是刚来时的柔弱女子模样了,闹得人人自畏,提心吊胆,最后竟秧及到了三姨太,就在人们对五姨太束手无策的时候,一件奇事发生了,陶老爷回来了。
众位姨太太慌张地从各自屋里跑出,看见陶老爷威严地站在大门里,几个姨太目瞪口呆,不知道应该说话还是行礼。陶老爷愤怒的质问,你们都傻了疯了?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这时五姨太说话了,她问陶老爷是谁?陶老爷反问你是谁?五姨太说,我们家老爷刚刚故去,家里正在办丧事。陶老爷眼睛瞪得要掉出来,你说谁死了?五姨太太不理睬,回头问众姐妹,这个人是谁?众姨太太都不说话。就连陶家的儿女也不回答。陶老爷气得暴跳如雷,大骂妻不贤子不孝。可是五姨太很镇静,她说你冒充老爷的算盘大错特错了,是你自己走?还是我叫下人赶你出去?老爷气得胡子一翘一翘,大发雷庭,发誓要狠狠整治这些娘们儿,要扒她们的皮,抽她们的筋,可是尽管陶老爷暴跳如雷,却没有人怕他,个个冷眼相观,最后由三姨太发起,都说老爷是假的。老爷一下子昏了过去。五姨太镇静自若,指挥下人,把老爷赶出家门,众位姨太太又马上制止,说这个老头好可怜,就收留他吧,五姨太太只好叫下人把老爷送到柴房。
那么这个“陶老爷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?
老爷是真的。大家谁都明白老爷是真的,可大家为什么都不认呢?那么,还得从这几位姨太的背景说起。
死去的大太太是老爷的原配,生前为人狠毒悭刻,老爷不在家,她便是一家之主,管理大院家政。许多规矩都是出自她手,管得各位姨太如笼中之鸟,早先的三姨太和四姨太就是犯了家规,被她一手弄死扔进后院井里的,所以她虽然没有死,如果抢救及时,是可以活过来的,但大家就是假装不知道,假装没看出来。为什么死的, 是不是被人所害就更不关心,也不追究,表面上悲哀,心里却高兴着呢。大太太生有一男,大少爷陶书利就是她的亲生儿子,她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让儿子接管陶家大权,继承祖上留下来的万贯家财,可怎奈陶书利游手好闲,无恶不做,别说老爷信不过他,就连她自己也不敢把太重要的事交给他来办。这儿子真是她的一块心病呀。陶书利一直在调查他母亲到底死于何人之手,却一直找不到线索,他在盯着五姨太的过程中,喜欢上了五姨太,对五姨太垂涎三尺,不断骚扰,却始终不得手,为此他恨透了五姨太。
二姨太是一个穷人家的女子,年青时因为唇下长了一颗美人痦被老爷看中, 选做姨太,可因为她出身贫寒,在陶家大院里她总感到自悲,觉得低人一头,但是她身上却有不少陋习,比如说小心眼儿,多疑,贪小便宜,喜欢吃大葱,吃饭时愿打嗝,许多人都烦她。她生有一子,母亲虽然不秀,但儿子却出类拔萃,陶书远大学毕业归来,在县里的中学当校长,仪表堂堂,为人正直,立志教育救国。二姨太和陶老爷婚后多年不被老爷垂青,就和丈夫同过一次房,有了二少爷。这些年,她的心是扭曲的,病态的。当大太太要整治家法时,暗中与独眼管家私通,二人如胶似漆。大太太就是她与独眼管家害死的,因为她和独眼管的勾当被大太太查获, 独眼管家就弄死了大太太。老爷当年找独眼来管家,就是相中了他的陋相,以为不会生出麻烦,却未料生出这一段故事。
三姨太出身富家,虽无文墨,却家教极好,言语做事极有分寸,点水不漏,绵里藏针,让人敬畏。这是一个有野心也有方略的女人,她十分厌恶身边的女人,她厌恶大太太的凶狠,她厌恶二姨太的小气和爱贪小方便,她厌恶四姨太的矫揉造作、里挑外獗,她也厌恶大小姐的狗仗人势,她想着有朝一日把她们都踩在脚下。可这一切谁也看不透,更让看不透的是,大院的女人们都在乾着通奸的勾当,却谁也没发现三姨太有什么不规之为,虽然刘师长对她垂涎三尺,可她却周旋得极好,虽然也让刘师长占到过便宜,可却没有掉进情网。她真就没有隐私吗?可是不久五姨太偶然发现,三姨太的贴身丫环大梅子站着撒尿,三姨太的私情初露端倪,三姨太的贴身丫环大梅子是个男人,与三姨太青梅竹马,为了能和三姨太朝夕相处,男扮女妆隐在三姨太的身边,二人夜夜欢娱,三姨太所生之女陶书玉就是二人之女,三姨太早就看出了五姨太是假的,但是她不说, 并且她还暗中帮助五姨太,三姨太是想通过五姨太的手除掉其他人,好让陶家的巨财最终落到她一人之手。
四姨太是个小业主的女儿,她是个多事的女人,喜欢嗑瓜子和传瞎话,编造无中生有的事中伤别人,她会在这样的过程中获得快乐。她永远说自己没有钱,打麻将偷牌, 和厨子老五合伙攒大伙的伙食费,她真的没有钱吗?她是把钱拿去和警察局的老阎放高利债,牟取暴利。她不喜欢权力,她只喜欢金钱,她贬诋谁和颂扬谁都是为了获得好处,所以说她是个真正的祸水。
这样的一些人,做了这样的一些事,她们还敢认老爷吗?如果认了老爷,家法能容了她们吗?哪个还能活命?所以她异口同声认定,老爷是假的,真正的老爷死了。把陶老爷气疯了。陶老爷真的疯了吗?
那么众位姨太太为什么让陶老爷留在大宅院里呢?留在这里乾什么呢?大家互相躲闪着去找老爷,旁敲侧击打探家里是否有财宝的事。老爷一会说有,一会说没有,一会说在这里,一会说那里,搞得人心慌慌。
那么五姨太到底是什么人呢?
二十几年前,五姨太的母亲在陶府做丫环,被陶老爷奸污,生下五姨太仪萍之后, 陶老爷把她扔进了井里,并且把孩子掉到了河里,但有人救了孩子,这人就是警察老阎, 二十年后,孩子长大,在老阎的帮助下回来复仇,老阎的条件是要得到陶家的巨财,可是不久这个叫仪萍的女人却爱上了二少爷,开始她为和二少爷是同父异母而苦恼,可是后来她得知她并不是陶老爷的女儿,她的亲生之父是厨子老五,于是她就放心地和二少爷相爱,有了爱情,复仇的事情就不显得那么重要了,可是她却停不下来了,在三姨太发现了她和二少爷的私通后,并用此来要挟她,于是她恨透了三姨太,她几次下毒想药死三姨太,都因为犹豫而丧失机会,最后一次没药着三姨太,药了自己,差一点误伤了二少爷的性命。大少爷不断的骚扰使她不胜其烦,二小姐热恋着二少爷使她嫉妒不己,可是奇怪的是,她烦谁,她恨谁,谁就死,大少爷死了,二小姐死了,家里不断的死人,五姨太仪萍想阻止都阻止不了,她不想复仇了,但是她已经彻底停不下来了,她发现大院里的人并不象她想象那样的坏,每个人心里边其实都存在着一份美好,每个人对爱情都有一份忠真,而她的复仇几乎毁掉了这些美好,可她却怎样也停不下来了,因为帮她复仇的人太多了,警察老阎,厨子老五,参谋长江淮,刘师长,包括装疯的老爷,其实他们都有着他们自己的目的,他们都在利用仪萍来达到自己的目的,后来连仪萍不承认自己是五姨太,都没有人相信了,事情一层层揭开,仪萍发现,所有的罪恶都不是她制造的,而她却成了罪首。仪萍十分痛苦。
陶老爷并没有疯,大院里的人不认他,可大院里的人却不放他,因为只有他知道巨财藏在何处。谁来问他,他都不理,奇怪的是他对五姨太仪萍态度却不错,并且仪萍遇上凶险暗中帮她的人都是陶老爷,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陶老爷目睹了家人的败行,已经对家人彻底冷了心,他恨家里所的人,他也要复仇,他要灭了院里所有的人。他在等待机会,他每天都要到大堤上去看河水,终于河水暴涨了,陶老爷就把藏宝的地方告诉了仪萍,仪萍告诉了二少爷,二少爷告了他母亲二姨太,二姨太告诉了管家,贵娃偷听到了,告诉了四姨太,只有三姨太蒙在鼓里,可是陶老爷却扔给他一张纸条,她也知道了,这样一家人就全部知道了,包括了老阎。当夜三更,人们来到藏宝的洞口,大家相聚了,众人惊鄂之后,达成了同盟,得到了巨财谁也别争,按人头分,于是众人一起进到了洞底,他们找到了几个大箱子,打开,发现里面不是什么财宝,而是陶家祖上做生意留下来的帐薄,清朝的时候,朝庭都和陶家都借过钱,可想而知,当时的陶家是多么的富裕和显赫。而如今陶家己经彻底败落,众人还是不死心,走到了最后一道石门跟前,准备拉门,这时仪萍赶到了,她劝大家赶急离开,不要拉开那道石门,如果拉开了那道石门,众人就要有灭顶之灾,但是没有人相信她的话,众人把她推了出去,他们说仪萍在撒谎,说仪萍想独吞家产,说仪萍不是陶家人,每个人都有份的原则里不包括仪萍。仪萍的阻拦和辩白淹没在异口同声的讨伐声中,她被人扔出洞口,大家费力地拉开了那道石门,没想到一股大水涌进来,众人夺路就逃,跑到洞口处,发现洞口被关上了,压得死死的。大家立即明白是老爷乾的。众人谁也没法逃得掉,眼睁睁看大水越漫越深,快要齐到了脖子,众人才把各自心里的隐密说了出来,最后厨子老五说,他想起来了,这是一条防匪的密秘通道,外面大河水浅时,拉开石门就可以登船逃走,涨水时,石门是万万拉不得的,拉开了石门水就会从外面涌进来,进来的人谁也逃不掉了。众人问他为什么不早说,他说心里想着财宝,早就忘记了这挡子事。大家自认倒霉,都说罪孽太深,是天定,是气数已尽。厨子老五发出一声冷笑,大水倾刻淹没了所有人。
血色残阳下,大院里就剩下了老爷和仪萍,俩人站在那口老井边。老爷问仪萍,是谁胜利了?仪萍说,没有胜利者,包括老爷您。老爷问,你到底是谁?仪萍说,是谁都不重要了。老爷点点头说,是啊,不重要了。仪萍说,你杀了全家。老爷幽幽地说,不是我杀的,是他们自己杀了自己。仪萍说,现在你一个亲人都没有了。老爷说,早就没有了。仪萍问,你那么恨他们?老爷说,本来还不十分清楚,当他们说我不是陶老爷的时候,他们在我的心里就全部都死了。仪萍问,为什么帮我?老爷说,因为我们目的一致。仪萍问,怎么知道的?老爷阴阴地笑了:你为谁复仇?仪萍说,为了自己。老爷问,你和我有仇? 仪萍说,我以为血管里流着你的血。老爷惊讶,我的血?仪萍说,现在我知道不是。老爷说,你的仇报了吗?仪萍说,你已经代劳了。
老爷向外走去,背景是那样孤寂。仪萍问,你真的一贫如洗?老爷回头,眼睛烁烁发光:谁说的?我富可敌国。
这时,仪萍听到了一种声音,这声音极像二少爷的口琴声,仪萍循着这个声音找去,她来到了那片苍茫的苇荡,以前她和二少爷常来的地方,她看到了二少爷似有似无的身影,还有二少爷那至善至纯的笑声。可突然间这一切都不存在了,她面前只有随风漂摆的茫茫芦苇。
血色残阳,残阳如血……

相关热词搜索:【血色残阳】[YYSoR]国语(30集全)[RMVB]

上一篇:【Last Money -爱的价格-】()全7回/2011夏季日剧/YYeTs人人影视字幕组/中日双语字幕[HR-HDTV,RMVB]
下一篇:【远古入侵 第四季】(Primeval Season 4)更新至第7集|字幕更新至第6集[HDTV]

分享到: 收藏